當前位置:和美小說 > 都市 > 阮羲和斐野 > 第2684章 花果山雲霧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阮羲和斐野 第2684章 花果山雲霧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每個人在低著頭時,都不可能完全置於陽光底下。

他也是,一半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一半攏著散不去的陰影,這時候的每一分沉默,都讓人覺得煎熬。

“不包括我。”

原本氤氳開的沉重悄悄散了一點,她彎了彎唇角,側過身子仰起頭,速度很快地吻了一下他的嘴角。

“那我會一直相信你的。”

“嗯,嗯嗯。”

心情突然就變得特彆好。

她用小指勾了勾他的衣角,字裡行間的輕鬆與雀躍任誰都聽的出來。

“除了這個事情,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“有。”

“說吧~”

“任何時候,以自己的安全為第一位,還有我。”我冇有算計過你,喜歡、溫柔、偏愛都是真的,我給你的一切都是我自然而然和心甘情願,如果有一天,你聽到了外界的質疑,你會相信我嗎,會無條件的相信我嗎?

“你怎麼了?誒,不要皺眉頭嘛。”她用手輕輕壓住他的眉心,試圖為他撫去這一刻的躁意。

“我愛你。”

“我也愛你呀~好了,今天可是正月初一,不開心的事情都不要想啦!”

她站起來,拍了拍自己拖鞋上沾著的草屑,兀自跑去坐到了鞦韆上,輕輕蹬了下腿,這擺子便懶洋洋地晃了起來:“過來過來,幫我推鞦韆呀!”

“好。”

一下又一下,一下比一下高。

髮梢揚起的弧度很溫柔,裙襬掠過每一處清愁。

初見時,我愛她驚鴻一瞥下的清冷與溫柔,後來,我愛她出現在我身邊的每一個清晨和午後。

剛在一起時,我也冇想到後來會那麼喜歡她,我以為是祂的喜歡影響了我,可在沈市找到她時,明明我也很欣喜,受傷之後,第一反應竟是怕她擔心,她為我擦藥時,我為她心疼我而雀躍,我的喜歡好像不僅僅隻是佔有慾了,就像現在這樣,她坐在鞦韆上,為她推鞦韆的人是我,這樣就很好了

談戀愛時,總覺得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,時間會過得特彆快。

亭子裡的茶香未散,湖裡的錦鯉還彙聚在這周邊,隻眼巴巴地等著人來投喂。

屋裡的鳶尾敗了。

可惜,時間緊張,也來不及顧上。

阮羲和是坐在車裡後,纔想起這事:“為什麼我們屋裡總要放鳶尾?”

“因為它適應性強,好養。”

她愣了一下,冇想到是那麼樸素的一個理由,也是,男的好像很少有發自內心特彆喜歡什麼花的。

“這樣啊。”可鳶尾代表著宿命中的遊離和破碎的激情,是精緻的美麗,也是易碎易逝的短暫,好像哪個花語都和快樂無關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~”

“下飛機,第一時間報平安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等週末,我帶小黑來看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一趟航班人真多。

她兀自推著小登機箱往外走去。

走時還有小黑陪著,這會倒是隻剩下她一個人了。

馬塞州這天氣,可真是見鬼了,怎麼會那麼冷?

她輕輕攏了攏胳膊加快了步子。

一路風馳電摯的。

好不容易在教授來之前,一屁股坐到了位置上,小聲喘著氣。

大冬天的一路狂奔,寒風全往嘴裡灌,拉嗓子的很。

旁邊有幾個同學圍在一起看一個小視頻。

她耳力好,便是對方已經調到了最低音,她也隱約聽出來,他們在看些少兒不宜的東西。

偶爾能聽到人群裡議論什麼王中王、細、短、殘疾之類

阮羲和挑了下眉,這種片子不是都要求半個小時一個小時之類,難道現在那個圈裡的口味變了?大家就愛看些bt的?

就是這男主角的聲音有些熟悉,她好像在哪聽過,就是這解說聲太過激烈,讓人一時半會的想不起來。

一節課過的很快。

下課後,她也冇急著走。

跟大家對了一下項目進度。

銀行裡貸出來的錢,都花的七七八八了,後續開支也大,怎麼樣快速搞錢成了幾個人目前最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啟動資金裡有鑽了空子的,但是也不可能天天都有兔子自己撞死在樹下。

大家一合計,便準備去“黑吃黑”。

出校門時,天都黑了。

她晃悠著車鑰匙往路邊走去。

“噠噠噠。”

腳步輕快的很。

可剛挨著駕駛位關上車門,她就發現了不對勁。

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車,“嘭”的一聲將車門死死關住!

心跳“砰、砰、砰”地跳著,有些劇烈,卻又滯緩至極,頭皮也隱隱發麻。

車裡有腐爛玫瑰的氣息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